植绒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植绒机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民生银行微妙转向股东出走十字路口来临

发布时间:2020-03-26 18:18:47 阅读: 来源:植绒机厂家

财新《新世纪》记者 吴红毓然

在董文标于2014年8月中旬离任民生银行(600016.SH)董事长一职后,几个月内,从股东到董事会,从核心业务战略到事业部体制,民生银行内部正在发生一些微妙但重要的变化。

2014年12月初,多位民生银行人士向财新记者表示,民生银行对小微业务转为更加审慎,盛行一时的联保模式正式被叫停。在长三角等小微不良重灾区,总行甚至要求小微“基本退出”,直接从量上压缩。自2009年开始,民生银行以小微业务为核心战略推进至今,第一次有了踌躇的感觉。

12月23日,民生银行召开股东大会,现任民生银行董事长洪崎表示,除了小微和民营企业客户,民生银行还将重点攻战略客户,“更关注在混合所有制方面以及大型的、能带动中间收入的客户,包括同业的战略客户等”。据财新记者了解,民生银行初步划定了300家战略贷款客户,进行资源整合,再由此拉动客户的上下游中小企业。

“思路变了。”一位民生银行中层表示。

而在股东方面,变化已不能用微妙来形容。近年来投资凶猛的安邦保险集团(下称安邦)以在二级市场不断买入股票的方式,强势获得民生银行第一大股东地位,并在董事会成功入得一席。安邦在民生银行的持股比例之高,在民生银行史上从未有过。

目前,民生银行原第一大股东新希望持股比例不到7%,其他股东持股不及5%。截至12月31日,安邦已持有民生银行17.16%股份。这对股权一向较为分散的民生银行,在公司治理方面提出了新课题。

令外界意外的是,目前多位民生银行股东对安邦入局表示了积极态度。“谁能为民生银行发展带来价值,我们就应该欢迎他。”民生银行副董事长、新希望投资有限公司董事长刘永好说。

股东变阵、战略调整,后董文标时代的民生银行将去往何方?

安邦不断增持

2014年最后一个月,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安邦对民生银行的持股比例由不足3%增持至17.16%,斥资逾400亿元。民生银行的股价亦一路走高,由7.3元/股涨至10.78元/股,历经几轮涨停,市净率亦由“破净”边缘回归到1.8倍。

安邦继续增持民生银行至20%相对控股的可能性正在加大。国泰君安分析师邱冠华指出,民生银行前五大股东合计持股比例约19%。他认为安邦举牌民生银行,看上去剑指控股权,“民生银行是目前惟一没有真正控股股东的上市银行”。此前安邦曾举牌招商银行,但谋求董事席位未果。

2014年12月1日晚间民生银行公告,安邦对民生银行进行增持,持有该行普通股A股股票逾17亿股,首次达到公司总股本5%。按11月28日民生银行A股收盘价7.33元/股计,安邦共斥资近58.6亿元进行增持。当晚,安邦由民生银行第六大股东一跃成为第二大股东。12月3日、4日,安邦保险又再次悄然出手,持股比例由5%攀升至7.6%、再到8.32%。

12月17日,安邦保险对民生银行再次增持股份至10%。截至12月17日,安邦累计持有民生银行30.85亿股,占总股本的9.06%。按前一交易日收盘价8.65元/股计,这次交易斥资近121亿元。与此同时,中国中小企业投资有限公司将其持有的民生银行0.94%股票的表决权委托给安邦,委托期限为一年。此时,安邦占民生银行有表决权股份总数的10%,成为民生银行第一大股东。

但安邦并未就此住手。12月25日,安邦继续增持民生银行普通股股票至47.87亿股,占公司总股本的14.06%。再加之前述0.94%的委托股份,安邦以15%的持股比例,夯实了第一大股东基础。这笔交易斥资逾174亿元。12月31日,安邦继续增持民生银行股份,持股比例高达17.16%。同时,安邦还持有民生银行A股可转债近624万张。

安邦对民生银行的增持,从披露公告来看,主要是通过几个保险产品账户,包括“安邦人寿保险股份有限公司——传统产品”“安邦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传统产品”“安邦保险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传统保险产品”“和谐健康保险股份有限公司——万能产品”。除此之外,安邦动用了资本金买入民生银行0.1%的股份,以及通过QDII持有0.1%的H股股份。

根据保监会的规定,保险公司投资于证券基金和股票的账面余额,合计不高于公司上季末总资产的25%。一位保监会人士对财新记者表示,保监会按照安邦最新的总资产进行过核算,有关增持未触碰此红线。“目前看来,安邦的投资符合每项监管指标,不过每次是买完后才报备。”

2014年12月4日,安邦注册资本金增至619亿元,这是继4月其注册资本金从120亿增至300亿元之后的再次增资。据安邦官网消息,安邦目前总资产规模已逾7000亿元。

董事会新局面

多年来,民生银行股权结构保持相对分散的局面,第一大股东新希望从未成为控股股东,其他几大股东持股比例亦不足5%。董文标任董事长时,在诉求各异的股东中精心耕耘,几经风浪后,基本稳定住了民生银行较为分散的民营企业股东,达到微妙的平衡。

安邦的强势进入无疑打破了这一平衡。不过,这次民生银行的股东们却做出了拥抱的姿态。

刘永好在股东大会上主动发言,他称对安邦大比例增持民生银行是好是坏思考良久,但最终认为应“顺势而为”。刘永好说,安邦目前有很多大力度的并购举措,未来与民生银行可以在业务上互补。

12月23日,安邦代表姚大锋入席民生银行董事会。按2014年最新修订的民生银行公司章程,董事会一共有18席位。除6位独立董事外,此前民生银行董事会成员包括:董事长洪崎、副董事长张宏伟、卢志强、刘永好、梁玉堂,董事毛晓峰、王玉贵、王航、王军辉、吴迪、郭广昌,一共11席。

52岁的姚大锋,从安邦筹备之初即加入,他1981年在中国银行浙江分行工作,由信贷员做到处长,2002年担任万向财务公司副总经理,2002年11月担任安邦财险筹备组副组长,后任安邦财险总经理,现任安邦保险集团股份有限公司董事、副总裁,安邦人寿保险股份有限公司董事、董事长。2014年4月,安邦耗资50亿元举牌金地集团(600383.SH)后,与生命人寿一起入驻董事会,也是姚大锋出任董事。

另外,民生银行公司治理方面值得关注的新动向是员工持股计划落地。2014年11月7日,民生银行称将以非公开发行人民币普通股(A股)股票方式实施员工持股计划,对核心员工非公开发行股票的数量为不超过14亿股,拟募集资金总额不超过80亿元,持股约3.5%。

对安邦的进入,洪崎的表态寥寥数语:随着今后银行业走向混业、综合化经营的趋势,安邦保险作为大股东,今后与民生银行“免不了”合作。

一片血海

2014年以来,民生银行在小微业务的调整上较为明显。自2009年来,小微业务成为民生银行的核心战略,以事业部制、倾斜激励获得快速发展,短短几年即突破4000亿元规模,在中型股份制银行中确立了鲜明的特色,并曾一度获得资本市场的青睐。但转眼间,优势可能变成了“疑点”。

2014年半年报数据显示,民生银行的小微贷款数235.89万户,较上年末增加45.5万户。但小微企业贷款余额为4047.82亿元,较上年末仅增0.6亿元。中金研报指出,宏观经济下滑导致资产质量压力大增,代表性小微贷款业务连续两个季度停摆。招商证券研报指出,民生银行已经明显放缓了小微贷款的投放速度,并积极通过小微贷款投向调整和户均贷款下移,来应对经济下行周期的信用风险。

民生银行开始发现,部分信贷员不惜铤而走险,违法放贷。财新记者获悉,2014年5月,民生银行大连分行有信贷员与资金中介人员、客户相勾结,构造了一个“假商圈”的贷款,涉资2.85亿元,牵涉100多户小微客户,而且几乎全部为保证类贷款,涉及25个联保体。知情人士透露,在大连分行自行进行的风险排查中发现,有贷款资金集中使用,并有利息不还的情况出现。经过调查,发现客户早就串通好了,有的客户根本没有经营;贷款资金则流向了部分主导骗贷事件的客户与资金掮客。

在经济上升期被认为行之有效的联保模式破产了。民生银行于2013年年中开始设立互助合作基金。基金包括:授信金额10%的互助保证金,在正式获得贷款前缴纳,只转让不退出;每次贷款额度1%的风险准备金,在存续期内不退还,直到清算。基金池由合作社托管,人数在50户到200户左右。每一个基金池保证金最低1000万元,企业还要缴纳2‰的管理费。

民生银行人士将这种基金为“大联保”模式,认为能弥补联保模式的缺陷:一人不还引发连锁反应,因此“大联保”采取“大数定律”,规模越大,抗风险能力越强。为了防范多人贷款一人使用,银行要求单户最高贷款额400万元。但业内人士认为,“大联保”也不能真正解决违约风险。“其实质相当于一个周转的资金池,作为联保模式的过渡,延缓了风险的暴露。”前述信贷人士指出。

“在浙江,中小企业业务以前是一片‘蓝海’,后来是一片‘红海’,现在是一片‘血海’。”一位调研浙江经济的研究员说。担保圈坏账的大面积爆发,江浙地区的不良率逾2%。“资产质量压力非常大。”一位当地监管人士说。

不仅在长三角地区,据财新记者了解,在汕头、福州、太原、武汉、成都等地,小微业务的不良率正显著抬高,民生银行正遭遇风险的挑战。

暗中调整

“目前,民生的小微业务做得比以前谨慎多了。”一位西部民生银行信贷人士说。民生银行此前推出“商贷通”,提倡“一圈一链”。但在实际操作中,银行根本难以审核整个商圈客户的征信情况,“就是乱放”,但现在绝对会一家一户去核实,审批权限也有所上收。据财新记者了解,目前民生银行正在研究探讨供应链模式下的小微业务。

洪崎在股东大会上并未确认民生小微业务转向,反而称民生银行做的小微平均贷款额为170万元,低于500万元的标准,未来贷款余额还会继续下沉。洪崎认为,利率市场化后,其他银行也会真正深入市场,探索对风险定价。“当别人下来的时候,民生银行已经做了七八年了,建立了核心客户、体制机制、团队和系统,会拥有真正的先发优势。”

但洪崎在股东大会上同时提出,要进一步聚焦大客户,包括“真正好的民营企业”和“混合所有制做得好的国有企业”,要能形成长远的战略合作伙伴。“如果没有战略合作伙伴,今后的竞争中,只有价值竞争没有服务竞争的话,风险会太大,成本太高。”下一步,民生银行将在服务民营企业、小微和零售方面继续推进,在商业模式、成本控制以及风险管理方面进一步提升和强化。

2014年12月初,民生银行各分行也在讨论如何做大企业客户,初步框定300家,被要求“换个思路”。目前,公司银行部开始设立战略客户部作为二级部门,定位全行战略客户,争取打造强大的公司部组织架构。

民营企业本是民生银行的重点客户,但受反腐、能源价格下跌、经济下行等因素影响,民营企业也影响了民生银行的资产质量。“所有大的煤老板都是民生银行的客户。”一位民生银行中层告诉对财新记者。民生银行2014年半年报显示,煤炭、冶金事业部的不良率都接近7%。

同时,洪崎提出,要继续深化事业部改革,行业事业部要能在产品和客户方面,从分离状态整合起来,形成专业的集团性和综合性部门。民生银行是率先且较为彻底推进事业部改制的银行。此前民生是将对公业务全部上收到总行事业部,分行主要重心在零售与小微。

据财新记者了解,2014年10月中旬,民生银行行长毛晓峰建议成立小微金融事业部,希望以后能利用政策面的一些资源支持小微,比如央行再贷款。这意味着分行的职责定位将再次面临变化。

“这两年民生银行在客户、行业、流程优化方面进行调整,最终是要围绕资本收益率最大化和企业价值最大化,不是盲目追求规模的扩张。”洪崎说。

德胜门中医院解析银屑病的发病诱因

怎样预防牛皮癣反复出现

南宁白癜风医院医生介绍治白癜风的价格是多少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