植绒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植绒机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鬼宝之跳楼的白衣女子-(XINWEN)

发布时间:2021-10-10 07:45:37 阅读: 来源:植绒机厂家

月光冷冷,照着毫无生气的大地,凌晨寂静,静到像教堂,静到像墓地……

某大学宿舍十八楼的阳台上,一个女子身着白衣,一跃而下……一个好看的弧度……连叫声也没有。

一个月前。

一个扎着长马尾的单眼皮女生正在舞蹈室练舞,她是舞蹈系的优秀生,但是没有比别人更刻苦的努力练习,哪里会比别人更杰出呢。每一次,她都要练到十点半才回宿舍睡觉。

鬼宝从地狱中出来后第一次见人跳舞跳得这么好看,于是对这个喜爱穿着白色衣裙的女生渐渐喜爱起来,总是太阳落山后守在练舞室等她来跳舞。也因此知道了这个女孩叫小梦,有个男朋友是哲学系的叫大蓟,大蓟长相不出众,感觉和小梦不配,但是小梦和他在一起就会露出很甜蜜的笑容。人世间的爱情,就是这样的么。鬼宝曾暗暗的想,不管相貌怎么样,和对方在一起的感觉似乎更重要。

小梦会和大蓟在一把长椅上吃一个冰激凌,小梦的头会倚在大蓟雄厚宽阔的肩膀上;小梦和大蓟手牵手去图书馆看书,大蓟会把自己的衣服轻轻披在睡了觉的小梦身上;大蓟在情人节买花给小梦,因为小梦喜欢雪菊,便傻傻的买了菊花给她,惹得小梦哭笑不得。鬼宝有时偷偷的看见这些,都替他们觉得幸福。在俩人一起的时候,开心鬼也不时会出现,鬼宝就露出密密麻麻的小牙齿和他聊天,聊天内容大概是——开心鬼说:“看这俩人多幸福,笑得牙都要爆了。”鬼宝在一旁:“戚戚,戚戚。”“就是啊,人嘛,能遇到个真爱可不容易呢,遇到了,就不得撒手。” 鬼宝继续:“戚戚,戚戚。戚戚”

但是实际上,鬼宝很担心,因为他发现,有好几次小梦和大蓟在一起时,后面还有一双险恶的眼睛在盯着他们。

化学系的吴毅也喜欢小梦,而且他还是大蓟的好朋友,是大蓟让他与她相识了,然而,吴毅恨,恨大蓟,竟是小梦的男友。每当大蓟在他跟前说小梦的可爱与善良,搞笑与囧事,吴毅就恨得咬牙切齿,恨拥有小梦的不是他。

他也曾暗中问了小梦的意思,但是小梦拒绝了自己,这让吴毅更生气。

一次夜里,大蓟打完工回宿舍,路上没路灯,漆黑一片,月光被墙屋阻挡的不得不吝啬的只照一角。走到那一角再转个弯就快到了。大蓟加快步伐。

忽然,他感觉身后有人的脚步声,回头看时脚步声不在了,黑乎乎的他又什么也看不见,心中有些不安,缓缓地转头前边的亮出却有个人影,仅仅是背影,披着黑色的大衣,穿着黑色雨靴,高大的身材。

“你好。”大蓟壮着胆子问,那个月光下的人闻声缓缓转过身,一张脸上什么也没有,没有鼻子没有嘴只是凹凸不平。

大蓟吓坏了,刚想转身跑,身后忽然来了一棍子正打在他的头上。

翌日,有人在巷子里发现了大蓟的尸体,衣服完完整整心脏却被挖了,不远处的垃圾桶里,一条流浪狗正在吃着。

小梦当天夜里就做了个噩梦,隐隐的心慌。第二日听到噩耗直接吓昏了过去。

小梦晚上没来跳舞,鬼宝就飘到了她的宿舍,也没见人。他便飘到窗口,看着外面。发现吴毅居然在不远处的草丛里看着这里,鬼宝缓缓的把目光投向他。吴毅本想埋伏在这里看小梦的,就算是一个虚幻的身影也好,大蓟死了,小梦一定很脆弱,这是自己接近她的最好时机。吴毅正为自己的计划顺利实施而高兴,刚到草丛,便看见那窗户里赫然出现一个青白脸色的小孩,还是想被人吊着似的悬挂在空中,咧着嘴露出森森的小尖牙,没有黑眼珠子却能看见人一般慢慢的把目光投向他。

当天晚上吴毅吓得跑回去,计划延迟。

鬼宝等了一夜小梦都没回来。

其实小梦当天晚上是去了河边想要投河自尽,但最终还是选择了坚强的活下去。她没去看大蓟的遗体,怕哭,大蓟最不喜欢她哭了,说只喜欢小梦笑的样子,他说过的不管他生还是死小梦都要笑着活,当时自己不在意紧张的捂住他的嘴不许他再说。“难道你早就想离开我了吗,是吗?留我一个人,不是太不负责了么。”小梦听说了大蓟的惨状,哭了一晚上,也就没回宿舍。

第二天傍晚小梦去了她和大蓟常去的那些地方,夜市,楼的顶层,长椅,树林。当她在长椅哭的时候,忽然一片树叶飘到了她的手边,上面竟是大蓟的笔迹,那应该是几天前大蓟和她一起采的枫树叶,大蓟说要做成标本送给自己,怎么会在这里?!“大蓟!”小梦流着泪喊了一声,空荡荡的,声音被黑夜吞噬,只是泪眼朦胧中,似乎看见了一个孩子,青白色的小脸,瘦瘦小小的身子。“大蓟。”她又轻轻柔柔的叫了一声,低头看了眼自己的肚子,咬咬牙擦去眼泪。

鬼宝以为小梦好了,欣慰极了,打算找一个人附身好好保护她,毕竟现在只是一抹魂很多事情能做也有很多做不了,比如说给小梦一个拥抱,告诉她大蓟已经去转世。

然而谁也没有料到当天夜里小梦跳楼死了。

在楼的顶层,十八楼。一个二十岁的白衣女生从这儿跳下去。脸上的泪和裙子上的血,在黑暗中似乎也能看得见,而那片写有永远爱小梦的树叶,碎在裙子飞起时的风中。

对了,大蓟,忘记告诉你了哦,我们有自己的小孩了呢…………

我一生只跟定你。

…………

“我不知道,我真不知道,警官不是我干的,真的这些都不是我干的。”半个月后的公安局里,看着自己的罪证一一被列举,吴毅慌得直哆嗦,那张从网上买的人造无脸面具也被搜了出来。

鬼宝在暗处看着,牙齿嘶嘶再响,他让那些证据更轻易的让警察发现,想让吴毅更早的接受惩罚。但因为受贿,他们却说吴毅是有精神病因而并不承担刑事责任。

吴毅被送去精神病院,他还美美地想反正不到几天装个模样也就会出来了,家里有钱有人的话这些不成问题。

吴毅的美梦打破了,因为精神病院的一个精神病人发病,夜里把吴毅杀了,五官用水果刀削掉,脸上只剩下一片模糊的凹凸和血迹。五脏六腑玩一样的被挖出摆在了一边。肠子稀稀疏疏的铺满一地。

“我们也没办法,精神病杀人的话不承担刑事责任。”听律师说这句话之后,吴毅的父母伤心欲绝,倒在地上嚎啕大哭。

鬼宝从那个精神病患者身上下来之后看见这一切,冷冷的飘走了。

…………

小梦,大蓟,多希望来生你们有幸成为真的夫妻,届时我去当你们的宝宝,可好?

---- 作者寄语:罪人不会轻易逃脱该有的命运 恶毒阴狠和恐怖并不是什么鬼的专属 如果鬼或许有好鬼 那么人必定是有恶人的

不干胶保温钉铝制保温钉公司

东莞清溪硬盘上门收购

盐城玻璃钢电缆保护管高新技术企业

贝肤邦药膏价格表

淮北市政穿线PE梅花管应用国网工程

凹槽管厂北海凹槽管照图生产

钢构机械防腐漆、汾阳堂直供、钢构机械防腐漆质量保障

沧州输电工程SBB玻璃钢管大弯头来料加工

常州天宁区连锁店铺招牌制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