植绒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植绒机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房租狂涨利益链调查北京部分租房价格两月涨50

发布时间:2021-10-25 10:30:19 阅读: 来源:植绒机厂家

房租狂涨利益链调查 北京部分租房价格两月涨50%

房租狂涨利益链调查 北京部分租房价格两月涨50% 更新时间:2010-7-4 0:07:51   降价声不断却引不来销量上升,楼市已全面进入冰冻期了吗?答案很难统一,但至少可以肯定的一点是:在售房环节冰冻之际,租房市场却呈现出了异常的火爆。  《华夏时报》记者采访了解到,租房市场的火热主要体现在房租价格大涨上,5月以来的两个月时间内,全国多个重点城市的房屋租赁价格持续上涨,北京、上海、深圳、广州等城市房屋租赁价格平均涨幅超过了10%,其中北京4、5月份的房屋租赁价格较去年同期上涨了20%,部分地段好、交通方便的房源涨幅更高达50%。  买房人少了租房人就多了,所以价格就上去了,这本是一条简单的逻辑,问题是逻辑背后真是这样吗?刚性需求真的能支撑房租快速上涨吗?还是另有别的原因,比如中介的炒作和哄抬?  火热租房中  房产中介的一条不成文的规矩是,新来的员工只能去做租房,熟悉了之后才能做售房。  道理很简单,租房利润太低,有经验的不屑一顾,卖房子才是发财门径。由此延伸下去的思路是,租房市场一直不温不火,哪怕售房市场翻上了天。  但随着本轮调控的深入,中介员工的生存之道发生了变化,卖房的每月零成交,只能改做租房了。结果是售房继续冷清,租房却异常火爆起来,其中房租大涨是最直接的表象。  《华夏时报》记者走访了京城广渠门附近的一些房产中介门店,面对租金是否上涨的询问,房产中介的业务员并不避讳。  一位我爱我家的王姓业务员表示,过去的两个月里,房租几乎每天都涨一点,一个月平均要涨10%左右,“这附近国瑞城的一居室已经涨到3000元到3300元了,一个月以前还是2800元的样子,这跟去年的2500元比起来,你立马就觉得涨了好多了。”  记者在好租网上查到,鑫天置地一位姚姓业务员在5月6日挂出了一套一居室,位于白石桥大街24号院,当时的价格是2300元/月,他告诉记者,这套房子早就被签了,现在同类型的房子,基本都在2900-3000元左右了,两个月不到,就涨了将近30%。  几乎与记者接触的所有人都明显地感觉到了房价的上涨,即便是白领也在大呼租不起房了。这和之前一片买不起房的声音相比,颇耐人寻味。  与此同时,与房租上涨形成鲜明对比的,是二手房交易的缩水。数据显示,自从4月中旬房产新政频频出台以来,北京中介的二手房炒卖业务遭受了沉重打击,二手房成交量下跌超过50%以上,从5月1日起至6月2日,二手住宅成交总量为14414套,日均成交为436套,成交的套均建筑面积在90平米上下。  一个上涨,一个下滑,两条交织的曲线或许存在着彼此关联的交点。那么房产新政下的房价跳水,是否就是撬起房屋租赁市场的价格走势的强力杠杆?由卖转租的持房者与由买转租的观望者,是否就是这个交会的微妙支点?  谁抬高了租价?  当很多人从租价上涨看到了售房市场冷清继而喜悦的同时,却发现即便不买房去租房也成了高消费。到底是什么原因让租房市场一飞冲天?  本报记者调查发现,事实上,近几年诸如京城等一线城市的租房市场一直在上行,约10%-20%左右的幅度和售房比起来显然不受关注,也在相对可接受范围内。  以西四环的两居房子为例,2003年约1500元/月,到2009年约在2200元/月,累计涨幅并不小。到了2010年,涨到2600元的时候却恰恰是售房价格即将下降的时间点。事实上,刚性需求一直是租房市场的主导。  著名经济评论人叶檀在其个人博客中撰文指出:“房租上涨不是房价下挫惹的祸。”她认为,房租反映的是住房的刚性需求,与实体经济、收入与通胀等因素挂钩。当某个城市的刚性需求居高不下,且有越来越多的人员能够或者愿意承受高房租在城市居住,这说明该租房者的收入可以弥平高房租。房屋租金的高低与收入密切相关,通常而言,租金占据收入的10%到30%,极端者可以高达50%。  简而言之,叶檀觉得只要房租不超月薪一半,房租的涨跟房价的跌就没多大关系。那么炒房的房虫会不会转手炒起了租房?  我爱我家业务员卢杰告诉记者,房虫主要是靠炒卖二手房赚取中间差价来获利,原来200多万买的房,本来一直卖400多万,现在350万就出手,虽然少赚了几十万,但炒房客也及时回笼了资金,各家房产中介门店的落地玻璃窗上,贴满了时常更新的售房信息,似乎也在证明这一点。  不过,卢杰也有他自己的烦恼:炒房客大都不太愿意出租房,一年几万元的租金对于他们来说,还不够塞牙缝的。  中介在炒作?  那么,是不是中介炒起了租价?这点更容易被接受是有理由的。  房屋租赁市场的统计报告是由房产中介的研究机构出具的,在房东、中介、房客参与的这场三方博弈中,房产中介显然占据了主动地位,这样不均衡的博弈在这个火热的夏天到处上演。  房东陆鹏有一套望京的两居室,在3年前找到了一个稳定的高素质长租客户,月租4000 元,按年收取租金,已经租了3年。今年7月份,就该续租合同也是收取下一年度租金的时候了,结果前几天周边的各色中介就开始频繁给他打电话:“才租4000啊,太低了,现在怎么也得 4800一个月,只要你把房源委托给我们保证能4800租出去。”  显然,中介在恶抢囤积出租房源,通过忽悠涨价煽动房东与原租客取消租赁并取得房源,就可以制造一次新的租赁业务并收取佣金。  关于这一点,卢杰也承认,房东在房子到期前来房产中介询价时,房产中介会对房租进行“推波助澜”:他们会报出比实际价格高出10%甚至20%的“心动”价位。这也印证了鑫天置地那位姚姓业务员的描述。  但陆鹏算了一笔账后发现,效果对于业主来说并不明显,到底有多少配合中介提价的就打折扣了。如即使按照中介所报的涨价后的4800元,他支付1个月中介费4800元之后,到手租金仅为4400元/月,赶走老的稳定租户再迎来新的租户,如果中间仅仅产生半个月到1个月不等的空置期,这空置成本就有2400-4800元,相当于每月到手租金为4000~4200元,基本已经与原到手租金持平。  某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房产中介业务员告诉记者,95%的小中介存在合同到期不退押金,违约之后不付违约金的行为。诸多因素考虑,主动流入中介的房源并不是太多。即便有,中介似乎也有太多的无奈。  “真的是没办法,这房租是水涨船高,不是我们中介要涨价,房东也不傻,他这么多家中介问下来,一家报得比一家高,他肯定涨价啊,肯定选报最高的那家中介挂房子。”鑫天置地的这位姚姓业务员似乎觉得房租走高是因为“众星拱月”。  房源紧张的同时客源充足,似乎是房产中介统一的理由。  “现在公司里最缺的就是房源,客源倒是一直很充足,基本上看不了几套房子就抢着签了,涨价了也抢着签,不签再想找合适的房子就不知道得等多长时间了。”卢杰自己手里房源也不多,这几天正忙着给他的房虫朋友打电话,问问他们有没有房子要出租的。  短期内难再大涨  房租大涨之后怎么办?之前关心售房市场的人越来越关心租房。  有的人玩起了“计谋”。和同学一起合租的蓝小琪绕过了中介,通过在网络论坛发帖的方式找到了同样寻求“双赢”的房东,虽然房租最后还是稍微高出了预期,但也省去了一大笔中介费以及一堆跟中介打交道的麻烦。在这场博弈中,对房客来说,不吃亏就是胜利。  但对于大多数房客来说,更多的情况下需要跟中介打交道,能否在合适的价位租到自己想要的房子,考验着他们的谈判能力。如果房租占比超过收入的30%,将大大增加生活成本,按照叶檀50%的“警戒线”来划分,超过的话,就将沦为租金的房奴,这时候,对外来工作者来说,就不是简单的租房问题,而是在京沪广深这些一线城市的去留问题。  想必房产中介也明白这个道理,不会任由高房租吓走客源,如此看来,房租的上涨势头可能要放慢节奏。  虽然链家地产市场分析部的6月统计报告还没有出来,但其市场分析师张月明确地告诉《华夏时报》的记者,就目前监测的6月份数据来看,已经出现小幅回落,不会再出现短期内快速上涨的局面。  现在看来,这跟股市中拉起一波行情之后进行打压再伺机放量实在是异曲同工。 声明:本频道资讯内容系转引自合作媒体及合作机构,不代表自身观点与立场,建议投资者对此资讯谨慎判断,据此入市,风险自担。

拆迁补偿律师

人民律师网

政企纠纷专题研究特许经营协议纠纷涉及到哪些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