植绒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植绒机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一场煤层气拉锯战-【zixun】

发布时间:2021-10-12 17:44:21 阅读: 来源:植绒机厂家

一场煤层气拉锯战

中国页岩气网讯:煤层气补贴标准将大幅提高的消息在业内引起轩然大波。让业内喜忧参半的同时,更牵引出多年来因气、煤开采两权重叠等问题而持续的央企与地方煤企间的拉锯战。

“一个恰似中央正规军——手握国土资源部颁发的煤层气开采权,另一个则如扎根当地的地方军——有着省里颁发的采煤权,两者因采煤与采气权的分离造成的利益纠葛,斗了十几年了。”一位不愿具名的业内人士告诉《华夏时报》记者。

谁是补贴受益者

日前,在页岩气补贴政策公布后,记者获悉,国家相关部门正在拟定煤层气抽采补贴新政,将由现行的0.2元/立方米提高至0.6元/立方米,这一补偿标准将超过页岩气0.4元/立方米的标准。目前,该方案已经上报到相关部门。

此前的2007年5月,财政部出台的补贴政策规定,企业开采的瓦斯出售或自用作民用燃气、化工原料,并已安装可以准确计量瓦斯抽采、销售和自用的计量设备,能准确提供开发利用量的部分,中央财政将按0.2元/立方米(折纯)的标准对煤层气(煤矿瓦斯)开采企业进行补贴。

此次提高补贴标准,在亚太石油有限公司首席运营官付桂福看来,“这是让那些还处在观望、犹豫中的企业产生动力的好消息,因为煤层气勘探产量低,利润非常薄,之前0.2元/立方米的补贴对于行业发展没有太大的刺激。”

近日,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身为河南省煤层气开发利用有限公司控制者的河南煤化工集团化工事业部副总经理裴兴社也表示,这对企业降低开采成本和行业整体发展是好事儿。

或许,这一消息正在让“几家欢喜几家忧”。记者了解到,虽然我国煤层气开发已经有近20年之久,但是此前皆为小打小闹,仅有晋煤集团、中石油两家企业的项目商业化运作较好。

“目前煤层气开发还不大,只有山西晋城那边做的还不错,由于特殊的地质情况,河南在技术上遇到了一些困难。”裴兴社告诉记者。

来自国金证券(600109,股吧)研究所的最新数据显示,中石油介入煤层气开发最早,如今煤层气开采权占比也最大,资源量16.5万亿立方米,占整个资源量的69.6%。单就资源量占比来说,其次为中石化的10.1%,再次为中联煤的7.6%,其它所有企业共占12.7%。

而中石油披露,其今年底开采煤层气的产量有望超过30亿立方米,并且今年将此前设定的2015年产量目标从40亿立方米提高到60亿立方米。

另外,作为山西省的大型煤企,晋煤集团虽拥有的煤层气采矿权非常之少,但按该公司规划,其今年煤层气产量将达到36.8亿立方米,另外,到“十二五”末,煤层气抽采量达到100亿立方米。

于是上述业内人士如是推算,在不考虑其它包括税收优惠政策的情况下,晋煤集团今年将获得财政补贴22.08亿元左右,而中石油则可获得18亿元,2015年晋煤集团与中石油所获财政补贴将分别达到60亿元、36亿元。

“中石化、中海油、河南煤化工集团等手中的底牌也不少,在未来某个时机也将成为补贴主要的直接受益者,另外,向这类企业提供设备的诸如神开股份(002278,股吧)等企业也会从中获益。”该人士说。

央企与地方煤企的纠葛

补贴看涨的消息,给了企业以“较大的刺激”,但仅仅靠提高补贴标准是否能推动煤层气发展仍是未知数。煤层气发展20年之久却依然未大规模商业应用,究其根源,央企与地方企业之间持续多年的拉锯战无法回避。

现实情况是,煤层气开采权是由国土资源部统一颁发的,主要颁发给了中石油、中石化、中联煤等央企,而采煤权则实施的是国土资源部以及所在地省二元管理体制,按照法律规定,年产120万吨以下的煤矿由各省市批准登记发证,年产120万吨以上的煤矿由国土资源部批准登记发证。

也就是说,采煤权和煤层气开采权分别掌握在部委和省市手里,导致国家发放某区块的气权时,地方已经在同一区块发放了采煤权,这就造成在同一个空间内,煤、气两权重叠,然而目前尚没有机制来协调这种重叠。

让矛盾变得集中的是,为了确保煤层气不白白浪费掉,国家实行“先采气后采煤,治理与应用并举”的方针。清华大学化学应用系博导魏飞告诉记者,现在的问题是不把煤层气开采完,就不让进行煤的开采。

山西便是该矛盾最为突出的一个省份。晋煤集团在其《煤层气开发利用“十二五”规划》中显示,晋煤集团所拥有的煤矿和与其他企业合作的煤矿上,其采煤权与中石油、中联煤等企业的煤层气开采权发生了多处重叠,最大的地块是达117.4平方公里的东大矿井,晋煤集团正在办理采矿权而无气权,气权在中石油手中。

手握煤层气开采权的中石油等央企,相当于握住了当地煤企开工采煤的进程。于是某煤企向记者抱怨,央企手握煤层气开采权却迟迟不进行开工,多数都“跑马圈地”,但却“圈而不采”。

然而,熟悉煤层气勘探过程的付桂福告诉记者,并非央企故意圈而不建,实在是煤层气与煤的审批程序有很大不同,煤只要开工就可以立即产煤,而煤层气则需要前期勘探、评估、开采方案到真正开采,是一个颇为繁琐而漫长的过程。

程序的繁杂加剧了双方的矛盾,于是,山西省试图改革,在争取到国家资源型经济转型发展综合配套改革试验区的招牌后,想进一步让“气随煤走、两权合一”。

但上述业内人士认为,某些地方这样做,它是否考虑到自己拥有成熟技术了?如果有成熟技术的话,争取到煤层气开采权则是妥当的,如没有技术仅仅是为了争夺这个权力,实在是不应该。

该人士告诉记者,虽然煤层气开采看似仅是钻一口井,用机器将气抽出来,但是其技术要求是非常高的,作为非常规天然气的一种,它的开采难度也非常大的,尤其是在中国特殊的地质特征下。且投入成本也是非常大,单说钻一口800-1000米的直井就需要200万元以上的投入,还不包括后期维护等费用。

值得关注的是,虽然煤层气开采权手中底牌很少,晋煤集团却在不断加大煤层气的投入,十二五期间,晋煤集团煤层气产业各项目总投资将达444.96亿元。“可见山西想要达到‘气随煤走、两权合一’的心情有多迫切。而这也似乎正反映了央企与地方煤企之间利益纠葛有多复杂。”上述不愿具名的业内人士说。

极光加速器

红杏加速器

好用的加速器

轻蜂加速器真实体验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