植绒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植绒机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石油企业走出去面临诸多瓶颈新日

发布时间:2020-01-15 19:36:17 阅读: 来源:植绒机厂家

我国石油“走出去”战略经过10年的发展已取得长足进展,但还面临诸多瓶颈:海外石油产地和运输通道的安全风险很大;我国石油企业在国际上竞争力偏弱,无法掌握主流油气资源;亚洲地区能源同质性竞争愈演愈烈,能源合作困难重重。

“买涨不买落”现象严重

严重依赖海外进口石油,以及石油海外来源集中,是我国能源安全面临的严重问题。由于我国缺乏石油战略储备,原油进口“买涨不买落”、“量价齐增”成为恶性循环。

2000年国际油价大幅上涨,我国进口原油增加七成多;随后原油价格有所回落,2001年底跌至每桶17美元左右,我国却在释放库存,这一年原油进口下降约7%。而油价高涨的2003年上半年,我国原油进口同比增长了32.8%。以现在我国每天进口200万桶石油计,如果国际油价每桶上涨5美元,我国每天就要多支付1000万美元。有关专家分析认为,油价每上涨1%并持续一年时间,将使我国国内生产总值增长率降低0.01个百分点。

2005年我国原油进口量中,来自中东和非洲的分别占47%和30%,而中东和非洲正是当前国际政治经济动荡之地,不同规模的冲突战乱此起彼伏。同时,这些地区又是美国所谓反恐和“民主化改造”的重点关注和实施地区,2003年伊拉克战争以来,至今局势未稳。伊朗则因为核问题一直处在美国的制裁和威胁之下,中亚里海地区的大国竞争态势又有新发展,“颜色革命”浪潮更增加了这一地区的变数。

另外,我国石油进口的运输通道安全也面临很大风险。目前我国进口石油90%的海上船运由外轮承担,大多向国际油轮联营体、环球航运、韩国现代等海外油轮公司租船承运,一旦遇到战争、外交风险或是其他不可抗拒的风险,易使我国的石油运输安全处于极为被动的局面。从中东和非洲这两个地区进口的石油一般经过马六甲海峡运抵中国,这里海盗活动猖獗,又是美国控制的全球最重要的战略通道之一,安全隐患突出。

我油企尚未掌握主流石油资源

我国石油企业海外经营虽已起步,但其实力和经营的经验欠缺。我国石油行业三巨头中石油、中石化和中海油的全部资本合并起来,也不及埃克森-美孚公司资本的1/3,无论是石油勘探开采的技术设备,还是项目竞标、运营作业的经验业绩都与国际石油巨头相差甚远。目前,BP等六大超大型跨国石油巨头已拥有世界80%以上的优质石油储量,控制着30%以上的石油工业产值、50%以上的石油技术服务市场份额、65%以上的国际石油贸易额和直接投资额,以及80%以上的石油石化先进技术。

目前,我国对全球石油资源的占有率不足4%(包括获得的海外资源)。在石油资源最丰富的中东,我国长期未获取份额油。我国的石油企业在海外大多孤军作战,实际成就还相当有限。由于缺少资金,融资渠道狭窄,企业在承包海外石油工程时,在贷款及开具保函等方面存在困难,有时不得不放弃一些很好的项目。我国企业在海外开发的油田规模一般都不大,即使像苏丹这样比较成规模的油田,也是由多方共同投资,因而获得的份额油和收益也比较少。

能源从来都不是单纯的经济问题,石油也绝不是一般的商品。在国际能源问题被政治化的趋势日益加强的情况下,我国企业获取国际能源份额的难度也会加大。例如,2002年12月,中石油有意收购俄罗斯斯拉夫石油公司,因俄政界反对把私有化的国有公司股份出售给外国公司,中石油在最后被迫放弃竞标。2003年5月,以壳牌为首的6家国际石油公司,以股东优先购买权阻挠中海油和中石化入股哈萨克斯坦里海油田。2005年中海油竞购优尼科,以高出竞争对手雪佛龙公司10多亿美元出价,结果还是在政治因素的干预下不得不宣布放弃竞购。

东亚各国同质性竞争导致“多输”

东亚各国的能源消费和进口结构存在着趋同性,中国和日、印、韩等亚洲国家以及其他周边国家在国际能源市场有着较大的竞争。与此同时,东亚各国由于传统的历史遗留问题和一些现实的政治障碍,加上区域合作机制还不甚完善,目前在能源安全合作与协调上依然存在着较大的难度。

首先,大部分东亚国家面临能源安全和环境安全的双重挑战。东亚主要经济大国日本、韩国、印度和中国,都存在较大的能源缺口,能源对外依赖严重,石油进口主要来自中东,能源运输都主要依赖印度洋-马六甲一线。无论在进口来源还是在运输上都存在较大的风险和安全隐患。对于中印两国来说,以煤为主要能源消费结构,粗放型的经济增长模式,加上燃煤技术低下,导致能源发展与环境保护的尖锐矛盾。

其次,东亚各国缺乏有效的能源安全协调机制。东亚主要能源消费国之间长期处于各自为政、疏于协调的状态。各国的能源进口来源和进口路线较为接近,互相间存在着较多的同构性竞争。由于东亚地区缺乏有效的区域合作机制和对话平台,加上一些尚未解决的冲突和潜在热点,深层次的不信任阻碍了东亚各国之间在能源安全领域的合作。

最后,东亚各国总体上缺乏有效的石油战略储备和预警系统,抵御石油能源危机的能力较弱。除了日本和韩国作为国际能源机构成员国,分别拥有169天和75天石油战略储备外,其他国家大多没有足够的石油战略储备,印度和中国的石油储备仅够一到两周的国内需求。这还造成了中东石油输往东亚地区的价格偏高于输往其他地区的“亚洲溢价”效应。

名医汇

网上挂号服务中心

挂号中心